<address id="d9zvj"></address>

        <sub id="d9zvj"></sub>

          《极品调教师》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极品调教师- 第42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第七十五章 似曾相识



           华中惊慌失措的将法科?#20154;?#25206;起,不停的替沈逸道歉,他可不想这个合伙人和自己这个受人尊敬的老友结下梁子。



          只是,今天的这件事情恐怕是不好化解了。虽然两人之间有些误会的成分存在,但是沈逸却是结结实实的暴揍了老友一顿,这可不是简单的误会了。



          对于一个受人尊敬的魔法师来说,沈逸刚才的行为恐怕是法科?#20154;?#19968;生以来受到了最大耻辱。在此之前,还没有任何人敢如此对待一个高贵的魔法师。



          法科?#20154;?#34429;然为人随和不好名利,但是他的声望在整个大陆却是无人能及。这个大陆之上的魔法师对法科?#20154;?#37117;非常的尊敬,也都或多或少受到过法科?#20154;?#30340;恩惠。如果这件事情被那些魔法师知道,沈逸恐怕将会面对整个大陆魔法师的敌视。



          怀着踹揣不安心情,将脸上青一块红一块的法科?#20154;?#25206;起来。



          华中看着法科?#20154;?#33080;上的伤势,情不自禁的替老友抽动了几下嘴角。这个沈逸,下?#30424;?#29408;了,?#31383;?#20154;家都打成什么样了!



          法科?#20154;?#33080;?#21152;?#20123;变了形,一只眼睛已经有些红肿,嘴角挂着血丝在不停的抽痛。



          沈逸看着这个面目严重扭曲的老流氓,眉目间竟然有几分似曾相识。再看?#27492;?#33080;上的伤势,就连沈逸如此皮厚的?#19968;?#20063;感到了些许的脸红。



          法科?#20154;?#21482;感觉全身骨头如同散了架子一般,刚才被人踹趴在地下,又被人狠狠的踹了十几脚,全身的老骨头都快被踹散了。



          法科?#20154;?#19968;生中还从来没有人敢如此无礼的对待与他,刚才在地下的时候,他感觉自己就像一只死狗一般任人摧?#23567;?br />


          此时站起来,全身的伤痛带给法科?#20154;?#30340;是无比的羞辱?#23567;?#26080;名的怒火在他的心中燃烧,无论此人是谁,他绝对不能轻易?#30446;?#24661;。



          身体在震怒和羞辱感下,不受控制的颤抖。半眯着红肿的眼睛,法科?#20154;?#30475;着面前?#27465;?#27169;糊的人影,嘴角在止不住的发抖:“你‘‘‘‘‘‘‘你‘‘‘‘‘‘‘‘你‘‘‘‘‘咳!‘‘‘‘‘咳!‘‘‘‘咳!”由于过于激动,法科?#20154;?#21095;烈?#30446;人?#20102;几声。



          沈逸看着一?#25104;?#30165;的法科?#20154;梗?#34429;然心里有些许的愧疚,但是这个老流氓始终是摸了妮儿的小手,要他向法科?#20154;?#36947;歉,他可是十分的不情愿。



          华中看着老友愤怒的眼神,?#21040;?#35201;遭。看来这个沈逸的行为将老友彻底的激怒了,恐怕想要化解两人之间的误会是很难做到了。现在只能试着调解两?#35828;?#24681;怨了,如果无法调解,也只能和沈逸划清界线了。



          毕竟对华中来说,沈逸虽然能够给他带来一时的利益,但是为?#35828;米?#20102;这个大陆之上最强大的魔法师兼多年好友的法科?#20154;梗?#26159;绝对不值得的。以法科?#20154;?#30340;身份和地位来说,绝对是沈逸所不能比拟的。无论从利益和感情上来说,都只能放弃沈逸。



          “法科?#20154;?#20320;先消消气,不要气坏了身体。我这位朋友也是一时冲动才冒犯了你,?#19968;?#35201;他向你道歉的!”华中说着对沈逸使了一个眼色,说道:?#21543;?#36920;先生,还不快快向法科?#20154;?#22823;法师道歉!”



          华中的语气中,特别加重了法科?#20154;?#22823;法师几个字,就是为了要沈逸知道站在他面前的这个人,就是这个大陆之上最强大的魔法师。他相信作为一个魔法师,沈逸一定听说过法科?#20154;?#22823;法师的名字,也一定会立刻改变态度道歉的。



          “法科?#20154;梗俊?#27784;逸听着这个名字有些耳熟,却一时想不起在那里听说过。



          华中像?#31383;?#30196;一样看着沈逸,这个?#19968;?#30495;?#27465;?#39764;法师么?#38752;此?#30340;?#27465;?#26679;子,好像连这个大陆上最?#25353;?#30340;法科?#20154;?#22823;法师也没有听说过。难怪说了法科?#20154;?#30340;名字,这个?#19968;?#36824;是这样无动于衷的。



          沈逸再次仔细的打量了一下法科?#20154;梗?#32456;于想起来这个熟悉的面孔在哪里见过。



          “啊!是你?”



          “是‘‘‘‘‘‘是‘‘‘‘‘‘‘是您?”法科?#20154;?#35270;线终于清晰?#20284;?#26469;,当看到那一身熟悉的奇装异服之时,脸上的表情即是激动兴奋又是惊喜交加还带着大半的痛苦,可谓是丰富极了。



          华中立刻看出两人一定是见过,不然不会有如?#35828;?#34920;情。顿时放下心来:“既然两人见过,那就好办多了,只要沈逸知道法科?#20154;?#30340;身份,必然会毕恭毕敬的请罪。而以我这个老友的?#24895;瘢?#26082;然人家道了歉也不会过分为难人家的。”



          认出了法科?#20154;梗?#31435;刻要沈逸想起了那不堪回首的糗事。沈逸老脸一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因为和托尔比试输掉的那件事情,'⑨月整理3'一直令沈逸耿耿于怀。



          现在见到?#35828;?#26102;在场的当事人,沈逸只感觉脸上发烧,二话不说,扭头就走。



          接下?#27492;?#21457;生的事情,令华中简直以为自己眼花或者是自己在做梦,事情变得超出了他的yy极限。



          能够再次见到沈逸,法科?#20154;狗?#20315;全身的伤痛一下子全都不见了。眯缝着的眼睛,暴然睁开,眼中?#20102;?#28861;热的光芒看着沈逸,激动的一时说不出话来了。



          自从那天见到沈逸精彩的锻造神术和临走时施展的神之领域空间魔法后,法科?#20154;?#23545;沈逸简直是陷入了一种狂热的崇拜之中,发誓一定要找到沈逸,向他求教空间魔法的奥秘。



          而托尔大师见到了沈逸的锻造神术之后,也将沈逸视为神人,两人结伴在大陆上寻找沈逸的下落。在寻找沈逸下落之时,法科?#20154;?#25910;到了华中的来信,顺道前?#31383;?#23612;城。而托尔由于心急找到沈逸,便和老友分手两人分?#36153;?#25214;沈逸的下落。



          没有想到,黄天不负苦心人,终于要法科?#20154;?#22312;这里遇到了沈逸。只是他没有想到,两?#35828;?#20877;次见面,会是以这种方式见面。



          看到沈逸要走,法科?#20154;?#23682;能要他得逞。浑然忘记了全身的伤痛,?#19981;?#28982;忘记了所有的耻辱。此时,他仿佛突然爆发出了第二春,犹如一个年轻人一样敏捷迅速的飞身上前,一把?#28010;?#30340;拉住沈逸的胳膊,顺势跪倒在地。



          法科?#20154;?#31361;如其来的行为不但令其他人大为震惊,就连沈逸也给他吓了一跳。胳膊被法科?#20154;顧浪?#30340;抓住,沈逸试着挣脱了几次?#27492;歟?#26377;些恼怒的说:“你‘‘‘‘‘‘你‘‘‘‘‘‘你想干嘛?快放开我的手,再不放手我可扁你了!



          华中几次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却始终无法相信自己看到的事实。整件事情太不符?#19979;?#36753;了,如果现在跪在地下的人是沈逸还好说,事实却是他的老友这个大陆上最?#25353;?#30340;魔法师法科?#20154;梗?#37027;么就一定是他眼花了或者是在梦游!



          法科?#20154;?#31070;色激动?#30446;?#30528;沈逸,青一块红一块的老脸上,绽放着无比兴奋的笑容,那老脸上的层层皱纹被他尽情的舒展。



          按耐不住激动兴奋的情绪,法科?#20154;?#30524;中幸福的?#20102;?#26230;莹的泪花,即痛苦有快乐的颤抖着嘴唇说:“我‘‘‘‘‘我‘‘‘‘‘可找到‘‘‘‘‘‘您了!请你您务必‘‘‘‘‘收我为弟子!”



          华中听到法科?#20154;?#30340;这句话,简直快要晕倒了!什么?#31354;?#20010;大陆上最强的魔法师,竟然要拜自己的合伙人为师?#31354;?#21483;什么事呀?我一定是喝多了,这一定是幻觉!



          沈逸听到法科?#20154;?#36825;么一说,却脸上一红,心中暗骂:“我靠,老?#19968;?#20320;是存心羞辱我是吧?那天你明明看到我输给了托尔,今天却用这一手来羞辱与我!真TmD绝!太Tm阴了!羞辱人都羞辱的这么别出心裁!”



          “你是存心想要让我难堪是不是?在不放手,小心‘‘‘小心‘‘‘‘小心我‘‘我‘‘‘‘‘‘我!”沈逸最终还是没将扁你说出口,怎么说也是他输了,被人鄙视一下就恼羞成怒的动手,那就太没有风度了。



          法科?#20154;?#36825;才恍然大悟,为何沈逸会如?#35828;?#24773;绪激动羞于见人,赶紧解释道:“其实,那天的你并没有输给托尔!”



          法科?#20154;?#22914;此一说,沈逸也是微微一愣。那一天明明是他输给了托尔,为何法科?#20154;?#20250;说自?#22909;?#26377;输呢?



          “你‘‘你‘‘‘你不是有什么阴谋诡计吧?”沈逸一副不相信的表情看着法科?#20154;梗?#34429;然他也很想那天没有输,但是事实摆在那里,他还不是那种输了不认?#35828;?#20154;。



          法科?#20154;?#35265;到沈逸并不急?#30424;?#36208;了,也就站?#20284;?#26469;。看了看华中说:“华中,我和这位先生有一些私事要?#31119;?#20320;能不能先回避一下?”



          法科?#20154;?#24819;要将事情的经过对沈逸全盘托出,但是这中间有托尔作弊和牵扯到一件神奇未免有些惊世骇俗,所以法科?#20154;?#19981;想要太多的人知道这件事情。



          华中傻傻?#30446;?#30528;两人,到现在还处在梦?#35859;?#27573;,浑浑噩噩的点?#35828;?#22836;,稀里糊涂的走了出去。



          懂事的妮儿和小雅她?#29301;?#30693;道法科?#20154;?#25152;要讲的事情不想被别人知道,自觉的随着华中走出了沈逸的房间。



          等到出了门,华中才一?#21738;?#38376;,?#27490;?#30528;:“我刚才是不是看到法科?#20154;?#19979;跪了?我刚才是不是听见法科?#20154;挂?#25308;沈逸为师?我刚才到底在做些什么?”



          第七十六章偷人之心不可少,防人之心不可无



           在沈逸的房间里,法科?#20154;?#23558;整件事情的始末和盘对沈逸道来。话语中,法科?#20154;?#23113;转的表达了托尔对沈逸的歉意,还有两人对沈逸神奇锻造术和魔法的钦佩。



          沈逸神色?#26377;?#24871;慢慢的转化为狂喜,再进而变成了嚣张的?#25932;Α?#25972;个人不受控制的上下得瑟着,一?#21046;?#24618;的笑声也不知道从他身体的?#27465;?#37096;位发了出来。



          “嘎嘎‘‘‘嘎嘎‘‘‘嘎嘎‘‘‘我就说嘛,?#23601;?#23572;的锻造实力怎么可能赢得了本天才!原来这个老小子使诈,竟然用神器和我比试!嘿嘿,本天才是不是很厉害,竟然将神器折断!哈哈!哈哈!‘‘‘。”



          沈逸止不住得意之色,身体剧烈的上下抖擞,活脱脱一个得志的小人。锻造术输给托尔大师,一直令他耿耿于怀极为郁闷。现在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他并没有怨恨托尔耍诈,反而?#27465;?#21152;得意与自己?#25238;?#20102;神器。



          要知道那可是神器呀,相传是神人遗留在人间的兵器。能够以一个?#36393;说?#38203;造手法打造出可以与神器相抗衡的兵器,足够沈逸牛B的了。



          法科?#20154;?#30475;着沈逸嚣张的笑容,感到了一阵恶寒。此人虽然有着超凡的本领,但是他的行为举止和人品简直是太‘‘‘太‘‘‘个性鲜明了。



          沈逸此时的嚣张笑容,不再引起法科?#20154;?#30340;反感,反而是觉得他高深莫测。人家的确是有嚣张的本钱,人家也的确有嚣张的资格。虽然让人看着感到不舒服,但是或许那正是超凡之?#35828;穆收?#34920;现。绝不虚伪,绝不做做!



          法科?#20154;?#28145;怀罪恶感和歉意的说:“当日我和托尔大师没能告诉您整件事情的真像,还请您能够谅解。托尔大师还曾经委?#24418;?#21521;您致以最深的歉意,希望能够得到您?#30446;?#24661;!”



          “哈哈‘‘‘哈哈‘‘‘没什么,没什么啦!只要他知?#28010;?#24179;不如我就好了!你替?#26131;?#21578;他,做人不要太嚣张,要懂得谦虚,要低调!哈哈‘‘‘”沈逸笑得眼睛都快眯成了一条缝,貌似真诚的劝告着人家。



          沈逸的一句话令法科?#20154;?#22823;感?#38480;危?#21482;得陪着笑说:“哦‘‘‘‘呵?#29301;?#25176;尔大师已经知道了,平时他为人也是比较低调的,只是那天由于怕您是另有目地才会如此!说来都是我的过错,是我不好连累了老友!”



          沈逸很是欣慰?#30446;?#30528;法科?#20154;梗?#36830;着点?#35828;?#22836;,大度的说:“恩,很好!知错能改就好!这件事情就这样过去了,?#20197;?#35845;你们两人了。如果没有别的什么事情,你可以走了!”



          法科?#20154;?#21548;到沈逸原谅了他们如获重?#20572;?#39640;?#35828;?#35828;:“?#24653;唬⌒恍?#24744;的大度!既然这样,那我就先告辞了!”



          法科?#20154;?#36716;身刚刚走到?#36276;冢?#36825;才想起来还有重要的事情没做,差点就被沈逸给指使走了。



          法科?#20154;?#22312;即将迈出?#36276;?#20043;时,突然停下了脚步,快速的又跑回了沈逸的面前,神色严肃,恭敬地看着沈逸。



          沈逸被法科?#20154;?#31361;如其来的举动给搞迷糊了,警惕?#30446;?#30528;法科?#20154;?#35828;:“我都原谅你了,你还想怎样?”



          法科?#20154;?#22103;通一声跪倒在沈逸面前,恭恭敬敬的施礼说:“那天?#30473;?#24744;神奇的魔法令我大开眼界,要我知道了魔法无边学无止境的道理。您的魔法,超越了我等这些魔法师?#38405;?#27861;的理解。所以,我想恳请您收我为徒!”



          沈逸怕的就是法科?#20154;?#25552;出这个要求,才想将他糊弄走,结果这?#19968;?#36824;是想起来了。同样身为一个魔法师,沈逸知道当看到更加神奇的魔法后那种渴望?#26263;?#30340;强烈欲望。



          看着须发皆白,年龄足可以做自己爷爷的法科?#20154;梗?#27784;逸很不情愿收他为徒。



          一来,法科?#20154;?#24180;事已高,不可能做什么体力活。帮助阿牛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
          捷豹专业彩票平台app

              <address id="d9zvj"></address>

                <sub id="d9zvj"></sub>

                      <address id="d9zvj"></address>

                        <sub id="d9zvj"></sub>

                          l北京快三开奖 体彩青海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六肖中特准免费资料大公开 1994期七星彩中奖规则 北京快三走势 南粤风采36选7计算公式 快乐飞艇实时开奖 11选5玩法 北京快三1000期走势图 足彩任9 淘宝足球总进球数 大乐透走势图下载 破战百家乐的玩法技巧和规则 新疆25选7复试 jj三张牌